紫檀檀(置顶本宣)

爱发电:紫檀檀。oc白景辞/温忱之/柳明霁/顾怀卿,白景辞正宫。荧向cp人,非荧乙女人。infj狮子,码字慢请催催我。
**11.21准备转型写原创去了**

【all荧】你们别吵啦!其实正宫不在壶里的!(一)

*是脑脑脑洞,大all向但是空荧。

前篇↘(序) 



3.『bw、nxjei┊dhe*nd”』


一串奇怪的乱码在脑中浮现出来。荧试图拼写翻译这段乱码,却发现这更像是一个人无意间乱打键盘而发出来的。


另一侧缠绕着的毛线团,昭示着『无解』


透明的水团像只漂浮灵样漫无目的的飘着,却又在察觉到目标的存在后发了疯似的冲向女孩。见那个势头,怕不是想要把她整个吞下。荧来不及躲避,下意识举起无锋剑就想要把这水团劈开。


水团在触及剑锋的那瞬间,四周的变化出乎她的意料。“啊这是…”她被吓得惊呼出声,身下的小水球尽职尽责的托着她送往目的地。散发着荧光的小花在天边绽开,它特有的那种魔力同时又在引诱着女孩的视线只停在那处。


梦境吗这是…触感又是那么真实。不对不对,荧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,是不是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
一道白光闪过,荧本能的遮住眼睛避免强光直射眼睛;在重新进入黑暗前,她才认出来那绽开在天边的花儿是,因提瓦特。


在意识溃散前荧好像记得,哥哥的怀抱是那样温暖,捂暖了她冰凉的手……


4.“啊!”荧感觉脚下一空被惊醒了,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一直躺在自己那张舒服的床上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变化。


等等……好像也不是重复昨天。荧下床后猫着身子到窗边继续偷听那些男人的争论声——


今天是新概念2.0版。


…………


“你们谁偷了荧的□□”至冬青年一本正经说着在荧听来有些刺耳的话。


不是为什么她的□□丢了达达利亚会那么上心啊!这分明就不是他该管的好不好!也就是一块比较厚的布料而已,丢了还能重新买啊。


金发少女顺了顺自己被薄汗打湿的头发,细细品了一下刚刚那句话。自己的□□丢了的事情怎么被他知道了!还有,怎么丢了!那是她新买来才过一次水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


“你下次说话至少也要学会措辞。至少给她留点面子,还有别对着我说,我不像你有那种特殊癖好”散兵没好气的望着他道。


少年仙人闻言,脸上先是浮现出了少见的粉红,下一秒他就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走掉了。


吟游诗人在棋盘下落下一子,轻笑对着老友道:“他们可是连着吵了两日了,作为长者你不应该去劝劝吗?”


被称作长者的钟离望了温迪一眼,在棋盘上落下最后一子。“我没有这个义务,我现在只是往生堂的客卿而已。再说,你应该早知道为什么了吧”


“哈哈,还是瞒不过你啊”少年举起苹果酒,缓缓喝了一口。“是他回来了啊”


奇奇怪怪的谈话。荧下意识想要冲出门,为昨天被吵醒扳回一局。但想起来昨天的奇怪遭遇,还是谨慎的坐回床上静观其变。


但是,为什么今天的传送门在她坐下的一瞬间出现在了床上啊——


5.『系统…更新,配置完成…即将完全应用』


如此刺耳的机械音吵醒了荧。但系统更新后至少人性化多了,这次被传送到这里落地会有软垫接住了。


“我要选择跃迁”这次她决定先系统一步。但迎接她的却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
该不会是坏了吧?可怕的猜想在荧的脑海里炸开,思考也随之停滞。


……


还是一片死寂。


『喂喂。抱歉。系统突发更新无法第一时间适配,导致您使用出现问题了,我们深感歉意。但同时,我们也要告知您,今日你无法使用跃迁或是回溯』


“那我岂不是要被困在这里了吗?”


『不不。是一位先生要我们这样做的,他不肯说自己的姓名,只是说把话带给你就行,说你听了自会明白』


是空。


……


温暖的怀抱在朝着她招手,她飞扑向他,吻向了那心心念念的人的唇。明明好久没见了,再见面有好多话,却又是说不出。只有吻,吻不会沉默,吻可以告诉恋人,自己的心绪,那因他(她)而疯狂的心跳。


第一次相遇,圆满完成。


————

我主打一个,我写不懂,看的人也看不懂。爽就完事了(雾)


最近情绪失控的很频繁,吃了药但是戒断反应难熬,心脏跳好快,头也疼,码字码不动对不起˚‧º·(˚ 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 )‧º·˚我真的努力在写了

评论(5)
热度(124)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紫檀檀(置顶本宣) | Powered by LOFTER